4险企股权挂牌出售均延期 买家难寻、资本入局趋谨慎

 曾经追捧保险牌照的各路资本,如今也在趋于冷静,慎重“落子”。蓝鲸保险注意到,年前,挂牌转让的长安责任保险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长安责任保险”)股权,在公告期满未寻得受让方情况下,目前已进行延期处理。事实上,亏损加剧、偿付能力严重不足的长安责任保险,对资本而言,到底是“香饽饽”还是“烫手山芋”,或暂难定论。

4险企00.jpg

经梳理发现,除长安责任险股权难寻接盘外,目前,包括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永安财险”)在内的3笔险企股权转让,均在挂牌期满后延期。

对此,业内专家向蓝鲸保险分析称,资本对险企股权标的多有考量,包括参与后的话语权、标的险企经营状况、以及投资回报等,综合从而做出相应决策,加之严监管背景下,行业门槛提高,资本目前或处再三思量,谨慎入局状态。

欲入局需直面“窘境”,长安责任保险股权挂牌期后延

具体来看,2018年12月28日,安徽省投资集团控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安徽投资集团”)将长安责任保险2.75亿股股份,作价3.3亿元,于安徽省产权交易中心挂牌转让,挂牌期为2018年12月28日至2019年1月18日,要求受让方在《产权交易合同》生效之日起5个工作日内一次性付清转让价款。

然而,股权挂牌转让期间,并未寻得合适买家,根据交易所规则,若公告期结束时,征集到的意向受让方不足,则按照20个工作日为一个延长周期,最多延长13个周期。

从转让方来看,安徽投资集团持有长安责任保险16.96%股权,仅次于长安保证担保有限公司,为第二大股东。截至2018年4季度末,长安责任保险注册资本金为16.2154亿元,股比对应的资本金约为2.75亿元,在保险公司牌照“一证难求”的局面下,加之时间成本,溢价至3.3亿元,溢价率约20%,或并非高价。

难以得到资本“青睐”的原因,也与长安责任保险目前的“窘境”相关。2015年,长安责任保险开展部分保证保险业务,受保证保险业务赔款垫付金升高拖累,长安责任保险偿付能力急剧下滑。

截至2018年4季度末,长安责任保险成为财险公司中,唯一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负的险企,从3季度的-41.5%跌至-152.6%,下滑111个百分点,风险评级也由2季度的B类降为3季度的D类。与偿付能力相对应的,是长安责任保险进一步扩大的亏损情况,公开数据显示,2017年,其共计亏损1.95亿元,2018年,亏损加剧至14.9亿元。

2019年1月,长安责任保险收到监管函,被责令增加资本金,加快完成增资扩股工作;总公司及分支机构停止接受除车险和责任险以外的新业务(包括直接保险业务和再保险分入业务);停止增设分支机构。

不难看出,意向资本除了需要一次性付清股权受让金之外,还要面对增资扩股资金投入,以及尚未扭亏的局面,种种情况,长安责任保险股权究竟是“香饽饽”还是“烫手山芋”,资本或有各自考量。

“险企股权并不高其他企业一等,经营不善的险企,股权尽管低价也难以出手”,经济学家宋清辉指出,同时建议称,对于部分经营不善的险企,可以尝试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方式,缓解困境。

3险企挂牌股权均延期,存多考量资本三思而后行

值得关注的是,蓝鲸保险梳理发现,不少年前挂牌转让的险企股权,在未能如愿“脱手”后,目前,均进行延期。

举例来看,2018年11月至12月期间,永安财险、长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长城人寿”)、华泰保险集团(以下简称“华泰保险”)等险企股权,均被各自股东在产权交易所挂牌出让。

具体来看,2018年11月9日,西安飞机工业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将所持有的,1130万股永安财险股权挂牌转让,初始交易定价4232万元,2019年1月7日到期后,进行延期,同时,将转让价降至3810万元,相较之下“打九折”。

4险企1.jpg

11月16日,厦门华信元喜投资有限公司拟以17.85亿交易价,出清所持有的长城人寿11.78%股权;12月12日,中国一拖集团有限公司转手华泰保险2200万股股份,作价1.969亿元,占比0.547%,上述两则股权转让,在初始挂牌期满后,均暂未找到合适买家。

为何股东拟转让所持有的险企股权?“一方面,可能是出于自身业务的调整;另一方面,也不排除股东,基于险企经营业绩欠佳等综合因素做出考虑”,一位保险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分析道。

而相应股权暂未寻到买家,除时间原因外,资本也有多重考量。“资本更多考虑股权标的质量”,宋清辉给出意见。细化来看,受让方会综合考虑其参与后的话语权、标的险企的经营状况、以及投资回报等因素,从而对是否参与保险股权做出相应决策。

举例来看,永安财险和华泰保险拟被转让的股权,由于占比相对较小,内部股东接盘可以扩大其持股比例,加强在股东间的地位和话语权;而外部资本买入这类股权,却难以真正谋求到话语权。

“但并不排除仅为扩大板块布局,谋求利润”,上述保险业内人士指出,对于华泰保险等经营状况较为稳健的险企,尽管不能拿到话语权,但也不排除进行长期股权投资,谋求稳定收益的想法;若短期内存有亏损,但在可承受范围内,也有资本出于看好保险板块的意图,也愿意先拿下保险牌照,事后平衡盈亏关系;而不愿意承担损失或风险的险企,则会“绕道”该类股权。

除险企股权标的本身的情况,以及资本的谋求影响股权受让周期外,监管要求也是直接影响因素。自《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》出台后,银保监会进一步严格险企股东资质审核,早前曾看好长城人寿股权,拟拿下保险牌照的华业资本,就因无法满足保险公司股东资格,包括收购资本来源不能被视为自有资金等原因,被监管拒之门外。

宋清辉分析称,即使有实力受让险企股权,但监管满足保险公司股东要求的资本,也可能遭到监管限制。且在当前经济环境下,险企股权等涉及较大金额的资产转让,资本也更偏于谨慎,三思而后行。

来源:蓝鲸财经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13年专业诚信服务,我们只专注于国有资产交易的精品投行之路; 只为了让项目信息获取再快捷一点,摘牌受让更顺畅一点,让您更省心一点; 给我们一个服务的机会,一定会给您带来意外的惊喜,这并不会花费您太多的时间; 立即致电 010-52401598/18511591105/18511591553 或者通过以下方式联系。

448365365.com|www.448365365.com_365bet体育在线官网联系我们

合作流程

电话/网站留言--初步调研--初步意向匹配--签署保密承诺函--项目跟踪/对接--签署摘牌委托--辅导施行摘牌。

常见问题

项目信息真实可靠,主要源于产交所挂牌国资项目。我们可提供商机查证、摘牌辅导、决策支持等服务。

服务承诺

客户方确定初步意向后,我司委派专业团队提供交易资源对接、合规性指导、协助排除交易疑难等交易支持。

Baidu
sogou
Baidu
sogou